cmn

莫內有兩座花園,一座在他的畫中,一座在Giverny

IMG_2456

Giverny是莫內的故居,距離巴黎車程大概一個小時。

IMG_2432
最著名的《睡蓮》《日本橋》描繪的就是吉維尼水園中景色

走進這裡彷彿翻開了莫內的畫冊

IMG_2434

莫內花園的每株花都美得特別 但放在一起有格外的和諧

這次睡蓮雖然沒開但是看到這滿園春色還是很幸福

 

monetjeune

莫內出生於1840年(特地選了一張年輕的,放在今日都很帥)

當時法國畫壇被安格爾/康斯坦伯這樣的畫家和風格所主導

如下圖左邊是安格爾奧松維爾伯爵夫人和右邊下圖康斯坦伯的Mrs James Andrew

constance

 

莫內的畫風與當時流行的相比顯得太過『簡單化』

Impression

第一次參展的這幅《印象‧日出》Impression soleil levant 也被各路專家評論為還不如一張草稿
專家們用畫作名字裡的『印象派』來諷刺像莫內這些他們眼裡『二流的』畫家
天才在一開始的時候總是會被當成笨蛋,因為天才懂得創新,但平凡人只希望『不變』

莫內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覺得這個名字起得不錯
這個叫法也很貼切,決定繼續叫下去。

變成了我們今日熟知的『印象派』

就像莎士比亞說的:

名字真義為何? 即便玫瑰不叫玫瑰,亦無損其芳香。

Qu’y a-t-il dans un nom ? Ce que nous appelons une rose embaumerait autant sous un autre nom.

William Shakespeare

 

用行動把這個貶義詞變成了褒義詞

雖然這次畫展不受『專業評審』們的鍾愛,但是卻被人看見了。

讓當時一陳不變的法國油畫界開始思考以莫內為首的印象派的這種新的畫風。

大家重新拿起莫內的那幅《印象‧日出》,發現近看雖然很像草稿 但是稍退幾步就可以看清甚至到水裡栩栩如生色彩豐富的倒影,光的流動。。。

 

莫內這一生都在追著光跑

油畫讓他的追光之旅又增加了難度,因為油畫是一層一層堆疊畫上去的

所以畫好一幅畫起碼要幾個禮拜的時間 等一層乾了才能再加一層上去

但是莫內是在室外追著光的,光的變化每分每秒每天的每個時段都有差別

lianmonet

所以莫內發明了新的畫法:連作法

幾幅畫同時畫,以光線的不同來決定要畫哪一幅

所以莫內的同一幅作品經常有『早上』『傍晚』『晴天』『陰天』等不同的版本

 

莫內最愛的光,在他晚年也送了一份大禮給他:白內障

對於畫家來說白內障應該是最可悲的事情了,就如同音樂家不再聽見聲音,運動員失去了雙腳一樣,白內障對畫家來說是毀滅性的。

但我為什麼說這是一份禮物呢?

凡事都有兩面性

莫內在失明的那段時間明白自己一生過度追求眼見的,過度追求光,卻忘記自己內心看到的。

他並沒有放棄畫畫 而是把眼鏡閉起來,開始『用心』用回憶中心裡的景色來作畫。

而最著名的睡蓮就是他晚年創作出的

很多幅也是在他白內障手術之後創作的,與更早期的作品比起來色彩上更偏粉藍。

monet-lorangerie-paris

我以前很喜歡去Musée de l’Orangerie看莫內的那大幅的睡蓮,坐在對面的長椅上不知為何會覺得格外的平靜,彷彿這一池睡蓮就在我面前。

museeorangerie

直到有一次和一位朋友聊天

她說她也有同樣的感受

而且經常會在那裡睡著被閉關的工作人員趕走。

 

希望你們喜歡這次的文章,想寫這一篇是因為弟弟對美術館,油畫,藝術都有一些牴觸,但是自從去了一次Giverny 了解了莫內和印象派發現其實油畫離我們的生活也沒有那麼遠。

所以希望以這樣簡單的方式讓大家也喜愛上印象派。

最後因為我不是印象派的專家,只是很喜歡很感興趣。

所以如果文章內有錯誤的地方還請各位大師提點。

 

 

 

 

Sources images: museelorangerie.com